吃小英雄的粮使我快乐。主吃出胜,其次出all,all爆,胜出吃甜的,巨雷敌联盟
只会抠粮描来玩或者写些小段子

四强冲鸭!!
小天使秒天秒地!!
出胜男孩绝不认输.jpg
我留了一手真爱票,我信他肯定能进八强

描了,改了一丁点

勇者斗魔王(暂定土名)(一)

十杰设定+正篇故事线+一点私设
我也不懂我写了啥,先瞎几把写着,本篇3500+字
tag会打我英+出场人物,可能附加私心cp,不加cp表示雷或者不吃。。

有一个这样的叫绿鸟的小城镇,离海尚有一点距离,因此不受海滨灾难的影响,同时又与受诅咒的极热地区八竿子打不着,所以绿鸟镇正如其名字一样,是一个鸟语花香树木繁多的地方。

这两年来,不断有强大魔兽从极热地狱中逃出的传闻,甚至在首都附近出现了lv.70的强大魔龙兴风作浪。不过就算有这样骇人的听闻,人们也丝毫不害怕,因为这块大陆上还有名叫欧尔麦特的守护神存在,听说他只用一拳,就将魔龙的首级轰飞了。虽然全大陆近年来都有不少像哥布林这样说不上太强,普通人又无法对付的怪物,但在绿鸟镇的附近只有史莱姆这种只是黏乎乎的东西,只要没有元素属性,小孩子都可以放在书桌上玩。也就是说绿鸟镇可是货真价实的新手村。

然而今天绿鸟镇迎来了不少等级大于35级的职业的战士。他们来绿鸟镇是为了稍作休息向海滨前进后,渡海向海上小岛的当地战士寻求支援。「听说了吗,内陆出现了大波40以上的怪物,所以他们才过来这边。」「听说了听说了,不过反正我们这里也只有史莱姆。」镇民们是这么讨论的。

「欸哆,今天的新品,今天的新品......」说话的是一位叫绿谷的少年,等级:lv.1,职业:剑士,技能:无。这一代的小孩子大都是听欧尔麦特的故事长大的,大多都崇拜欧尔麦特,这位少年对欧尔麦特的崇拜简直不要太狂热,杂货店上新的每月15号他都要看看有没什么新的周边。
「老板,新谷子all了。」他碎碎念的功夫,一会就到了杂货店,平常学习之余会在面包坊和杂粮工坊打工的他,一般一个月的积蓄可以入手不少谷子,这家店的老板年事已高,不过几年前可是有一头漂亮的金发的。
「可惜了,绿谷君。」杂货铺的老板笑着说到「你今天恐怕不能带走。」
「我这个月存了3个银币40个铜币比以前还要多上一个银币还多了。」绿谷拿出铜钱袋,随手抓了几枚,又从口袋里掏出了银色的钱币,来展示自己这次必得的信心。
「太残念了,今天有一个1:14比例的手办,却要4个银币......欸,等等,你不是有四个银币嘛!」杂货铺老板伸手拿走了三个银币一个铜币,「那收你四个银币,他是你的了。」然后伸手拿出了手办递给了绿谷。
「可是我......」绿谷刚张口想说什么,就被立马打断,「最近眼神不太好了,老太婆天天骂人...」绿谷知道这是老板不想再说下去了,然后鞠了个躬,「以后我一定会还的」这样说到后转身离开了。

绿谷就这样回到了家里,这是一个很有森林风格的建筑,白色的外墙配上红色的屋顶的二层小房子,整体看来形似一个蘑菇。 烟囱中袅袅升起炊烟,那是妈妈正在为他准备午饭。
「出久,回来了?」
「我回来了,妈妈,」
「那准备吃饭吧,饭都做好了。」
「马上来,我先把今天收到的手办放到柜子里。」
「这孩子......」引子一边笑着,一边无奈的将饭菜放在桌上。
不过话说回来,在绿谷很小的时候被镇里的技能官判定为终身不能觉醒技能,这意味着这个人,只能拥有等级为一的职业,而且无技能加成,也就无法通过单纯等级的提升来提升自己的实力。一般碰到这种情况的人会选择一个生活职业不断专精,可是绿谷却选择了不提升等级便无法前进的剑士。在剑士的最高阶,有微弱的可能会转为名为英雄的真正处于顶峰的职业,现在已知的英雄只有欧尔麦特一人。
绿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个房间夸张的几乎三面无窗的墙上都布满了挂画海报之类的,桌上摆了不知道多少摆件,床上被抱枕、趴趴、团子什么的铺满了,在靠窗的铁框玻璃柜里,放着一层又一层的手办,而且如果打开衣柜旁那个壁嵌式小橱窗,你会发现里面挂满了挂件,底下的抽屉里也整齐的摆满了吧唧——这些全部都是欧尔麦特的相关周边。
来到玻璃柜旁,绿谷找到了与1:14比例的大小相近的那层手办,将今天收到的找了个空位,小心的放了上去。而在这柜子的最顶层,放着他仅有的两个1:6的手办和一个旧旧的小木头欧尔麦特。做完这些事,绿谷回到餐桌和妈妈吃了午饭

练习完剑术的午后三点,绿谷准备去向他最喜欢的映像店借记录了欧尔麦特活跃的卷轴来看。可是就在他经过一个无人的小树林时,突然从树林中窜出一个黑影,一下子就将绿谷绊倒了,接着淤泥般的身躯将他包裹了起来。是一只噬魂怪,这种怪物擅长融于地面发动突袭,在杀死猎物后吸摄离体的灵魂来满足自身的成长需要。
「好难受要死了...」绿谷这样想到「这种明为噬魂怪的怪物至少需要能力在25级左右的中阶剑士才能针对,我命数尽了....」
「好痛啊,真的好痛啊!!」突然噬魂怪开口说了话「要不是那个黄头发的人,可恶,今天就吃你了!」
「完了。」绿谷心中大叫不好「这可不是25级的水平啊,会说话的至少是等级55级以上的噬魂魔...」
如果说刚才绿谷还期望有人救他,比如帮他叫一下城里那些暂驻的战士,现在已经毫无希望了——毕竟那些战士也打不过。
于是绿谷在挣扎中构思着解决办法,不过他的力量太过弱小,其在是没什么作用。在氧气渐渐耗尽的过程中,绿谷失去了行动的意识。
「...废久...」「...永远比不上我的...」「我要离开这里...」「...我绝对会成为最强」「...不许跟过来...」
「小胜!!」沉浸在缺氧带来的幻觉中,绿谷不禁惊叫出声,结果是——他并没有当场去世,还是好好的活着。
「哦,醒了吗少年,这噬魂魔是我追杀的一只怪物,不过已经没事了,因为我来了。」一位画风奇怪的中年男子出现在绿谷的视野中,背着一柄宽大的重剑,刘海的头发向上翘起形成一个V字。
「欧...欧...欧...尔麦特?!」绿谷一下竟破了了音。没错,这位衣着紧身衣,背后一柄大剑的人就是大陆的守护神,支撑着大陆不被魔族侵犯的支柱,是人们和谐生活的象征——欧尔麦特。
「能等一下吗,能给我签个名吗......」虽说因为欧尔麦特大部分在北方活动,手渡名片、握手会之类的活动绿谷一项也无法参加,但是在他的秘密空间小袋子里装满了见到偶像时可以第一时间拿出来的东西。
在签完签名板,画报,白T之后,欧尔麦特终于被欧厨绿谷放行,「有缘再见吧,绿谷少年。」在签东西的时候,绿谷用自己超强的碎碎念清楚的让欧尔麦特记住了自己的姓名、年龄、出生地,「Nonsense!」在心中这样大喊的欧尔麦特,一边不好拒绝,一边签完了手上的东西转身离开。
「稍微,等一下!!」刚才才说好要分别的声音还未等两秒又向自己追来,于是欧尔麦特刚想把头转过去,只听「啊」的一声,「~咚~咣~咣~」一个黑影一把撞在他身上。「疼...疼疼疼疼疼疼!」绿谷说到,伸手想抓住什么东西来保持平衡,结果一把把欧尔麦特的披风拽了下来,还顺带把别在他腰上的一个小袋子撞掉在地上了。
「嘭」的一声,像什么东西漏了气一样,溅起了好大的灰尘。绿谷下意识举起了手挡了下灰尘,然后在放下手的一瞬间,似乎脑回路有些跟不上了。
「欧......欧尔麦特?」「......呜哇」只见眼前突然出前的骸骨从嘴里喷出了超多血「是,绿谷少年,是我。」
「发...发生什么事了,欧尔麦特,这是怎么回事?」绿谷一时间仍不敢相信那个顶天立地的支柱,超越常理的存在会是这样一副眼窝深凹,头发乱蓬蓬,衣服穿在身上松垮垮的这样一个驼背的人。
「这是还未被公众知晓的真相,我希望你能帮我保密......」一个英雄战不胜的魔王撕破极热之地的封印,与英雄大战三天三夜,双双重伤逃走的故事向绿谷展开。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绿谷颤声说到。
「这是真的,我已经失去了之前那样的巅峰力量,虽然现在还能利用那个魔法披风保持肌肉形态(musle form),但一天也只有几个小时,今,而且现在距离我真正隐退已经不远了。」欧尔麦特这样说到。
就在之前向他要签名的时候,绿谷问过欧尔麦特,有什么方法,让他也能有足够的力量来击退怪物,保护自己所爱的人,或者...去追逐一个离去他多年的背影。那是那个偶像在和他谈话的时候出现的唯一一次沉默,现在看来对于背负着整个大陆命运这个沉重的包袱的人来说,或许成为合格的战士这种话就像是在说笑。
「关于刚刚的问题,绿谷少年,抱歉刚刚没能立刻回答你。」欧尔麦特说到「我不知道有什么能让你获得力量的办法。但我能告诉你的是,力量也不一定能带给你去做想做的事自由」他停顿了一下「抱歉,似乎有点走题了,但是,看看我现在的样子,我不能笑着对你说,去尝试获得你想要的力量。」
目送欧尔麦特远去,绿谷站在原地久不作声,他看到一束阳光照在他心中的偶像身上,金色的头发是那么的闪耀,脸上永远挂着的笑容,那是一种能让人安心的表情,伟岸的身躯似乎可以挡下一切困难。而现实是,那束阳光打在前面的伟岸身躯上,黑黑的阴影拉的老长,在那伟岸的身躯背后,有一个驼着背的骷髅一样的人躲在那阴影里。前面的欧尔麦特给人带来希望,背后的那个欧尔麦特承受着同等的绝望。
「回去吧。」绿谷轻声说到,而就在他转头离去之时,发现地上掉着一个眼熟的袋子「啊,是欧尔麦特腰间的袋子,怎么办啊...总之先扎起来吧,带回去好了。」
与此同时,「糟了,不见了!」欧尔麦特摸了摸腰间心想「千万要扎的紧紧的,不然...shit!」嘴边流出的血告诉他,今天的他已经没法再动动肌肉形态了。
「得快找到那个袋子才行。」然后他迅速往回赶。
同时的同时,「好痛啊,可恶啊,金色头发的都该死!」一个泥巴一样软摊摊的东西在泥地里蠕动「该死,该死!」
太阳就快要落山了...
tbc.

大丈夫、カチャンは…出久が守ってあげる。ねえ、カチャン……
—不要紧、小胜……由出久来保护。吶、小胜……

爆豪:神经病啊,你不要过来

写作出久,读作デク
世界名画试改,效果还行
*手绘改图,黑白对比曝光,填字

今天份的沙雕表情包改图
照例的手绘+黑白滤镜+对比曝光+sketchbook填字,p2为沙雕表情包

没找到胜出胜适合的表情包,就拉了个800000000的图改了

反正也没人看

「出胜」迷失,迷恋

有OOC,微车,学前车,出胜,HE
雷点:带有汗液

(一)
“真羡慕啊,小胜的个性那么帅气,真希望我也快点觉醒。”
“不管臭久觉醒出什么个性,都绝对比不上我的啦!”
那年初夏的一个下午,要好的两个小孩在树林中郊游,一起玩到很晚,不觉已经走进了森林的深处,不知方向,逐渐迷路了。
“怎么办啊,小胜,我们要回不去了,要一直在这里待着了...”绿谷(4岁)哭着说道。
“别吵了,臭久,我会想办法一定会回去的。”爆豪(4岁)一边回应道,一边拉着绿谷的手往前走,遇到挡路的树丛,他就用个性开路。可是硝化甘油的个性毕竟太过猛烈,有许多被炸飞的树枝划伤了爆豪。然而他们并没有发现这并不是回去的路,因为来路并非有这么多了阻碍。
夜晚如期而至,小男孩们却没有找到回家的路,想到自己无法带着臭久离开树林了,爆豪不禁感到一阵无力,停下了脚步。“小胜,我们是不是回不去了,呜哇...”“别哭了臭久,你一哭我......呜呜...”
看到爆豪哭了起来,绿谷反到愣了。长这么大了(4岁),这是他第一次见小胜流泪,惊讶地说不出什么话来,也就不哭了。只能找了个地方坐下,抱住了小胜。结果折腾了一天,刚一坐下来,小胜就在绿谷的怀中睡着了。再等到爆豪醒来时天已经彻底黑了,伴着刚入夏那微凉的晚风,天上繁多而细碎的星星,在母亲背上那不时轻轻地晃动,夏日的郊游就这样结束了。

(二)
“爆心地大活跃,人气第一指日可待?”
早晨的报纸标题映入了绿谷出久的眼中,“真好呢,小胜,应该不久后就能在人气上成为No.1英雄了吧。”
“我也要再加把劲了,虽然人气上是小胜有优势,可是活跃度我绝对不会差。”迅速地吃完快要凉掉的早饭,绿谷将碗筷简单地收拾了一下,顺势走向了洗碗台。
“骗人吧,又是我洗?”绿谷自言自语到,“嘛嘛,看到做好的饭就应该要知道了,反正也就这么回事吧,嗨嗨。”
*然后用5%的全覆式迅速洗完了碗
“差不多该去事务所了,签个到后去街上巡逻。”这么想着随手在手机上刷起Ins和新闻,“是小胜...好像还有...地痞流氓?”
“今天一时兴起的晨跑碰上了敌人集团爆炸头套的成员,他们宣称只有戴上爆炸头头套才有真正的美感。”
“强硬的逼迫他人戴上不合脸型的爆炸头头套真是太可怕了。”
“一时间想要后退却为时已晚了,幸好英雄爆心地及时赶到,一边喊着‘死ね’一边将坏人都轰飞了。”
心中默默为其实不能算做敌人集团的爆炸头套默哀,一边心想“真有小胜的风格”不知不觉已经快要到事务所了。

“啊咧......怀表?......”

这是哪里
为什么我什么都感觉不到,四周空空的
“你和爆豪...以前...”
小胜?小胜...怎么了...
“是敌人...假扮...真正的...被爆心地带往...”
小胜...敌人...
“爆心地是?”
是敌人

(三)
“请救救我的孩子吧,焦冻!”
这是一位母亲对轰说的话,想到犯人可能不止要挟了这一位母亲,轰的心情不免有些糟糕。而敌人绑票小孩要挟父母为其犯罪道路大开方便之门,帮他销毁犯罪后留下的线索,为罪犯提供资金上的支持等等都是非常不利的可能。
“耳朗,里面有多少人。”轰轻声问到。
“可以判断有三人,但只有一个人有活动迹象。”耳朗这样回应着。
“被绑架的两位吗?这与说好的不一样,应该只有那位女士的女儿才对...”
轰这么想的同时,屋内传来了声音...
“...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放了我女儿,她才那么点大!”
“我们的老大说了,现在还没有有人目击到事件的发生,所以不能确定是否真的有效果,因此,现在还不能放了你女儿。”
“我的个性和我学到的能力肯定能成功的,你们也知道的。”
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合理的事情,敌人有些害怕的停顿了一下,“你...你的能力肯定没问题的...可是没有老大的传话我绝对不可能带你去见你女儿的!”然后他似乎又想到了那天被当做小白鼠对待的事情来了,稍微有点小阴影。
“我想见妈妈。”略带哭腔的小女孩的声音从屋内传出,“叔叔你是个大骗子,说好的很快妈妈就会来把我接走的,都过了这么久了,妈妈还没有出现,呜呜。”
“你们真是禽兽不如,抓了哪么多的小孩当人质要挟别人,你看她才...”男子方才开口斥责敌人,敌人便打断了他的话,“你给我闭嘴,这个小女孩家里很有钱,我们老大...”
听到这里,“其他地方的英雄已经到指定位置待命了。轰,我们要开始行动吗?”“行动吧!”
在轰君下完指令后的一瞬间,整栋大楼中的所有被判定为是敌人的相关人员全部都被冻结了。

(四)
引导着绿谷从人少的小巷一直战斗到附近几乎无人迹的森林,爆豪小小的私心让绿谷和他发生冲突的事还无人知晓。
虽然还没多少人知道,但同居中的两人是怎么打起来了呢?
我们将时间稍微往后退一点。
“麻烦事一堆,这些家伙都烦死了。”今天的爆豪胜己也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坏孩子要被爆心地修理哦!”被这样警告的哭泣中的孩子,往往会哭得更厉害而让当父母的非常为难因为“每个好孩子都可能会成为下一个欧尔麦特”的令人怀念的时代已经悄悄地过去了。
“只是地痞就叫别人去收拾啊,不要因为我刚好改变晨练路线就叫我啊,可恶!”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尖锐的气场,如果爆豪不是正式英雄,可能已经有人报警了。
“呀!有人抢劫啊啊啊!”
“啰嗦死了!!”爆豪一下子辩别声音传来的方向,判断大致的距离后,就使用了爆炸般的个性,跃上空中。在一个向右的拐弯后,一拳就打倒了还没跑出十米的抢劫犯。
将罪犯交予警察后,爆豪返回到了原来的道路,继续晨间巡逻,但此时爆豪突感到有点不对劲......
“Smash!!”
“斯玛施?哈?”刚这么想到的爆豪刚把小臂架了起来,一股强劲的力量从自己的右侧袭来了。
此后数小时间爆豪不断地与绿谷战斗着,现在已经身心俱疲了。

“爆豪,能听到我说的话吗?”实时对讲耳机中传来了有点熟悉的声音,“这里是耳机=插头,刚刚我与焦冻打击的敌人集团利用绑架人质要挟他人的方式危害社会。我想有件事可能和你有关。”
“啊,什么事?”轻巧的躲开绿谷一记踢击后,借助身边的树跳上高处的爆豪发出了一记招牌爆炸,将绿谷轰开了一点距离,“我现在正忙着呢!!”
“不知道你有没有与绿谷他碰面?他好像受到这边一个被害人的催眠,让他相信你是个假货然后想要抢回真正的爆豪。”
“岂止是碰面,我已经和他打了一个下午了。”爆豪回答到,却因为分神被绿谷一记smash直拳击中右肩。“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他停下来,我已经快没有体力和他打了。”
先用左手的爆炸冲击平衡了身体后,他又借着被击中的力量,迅速向后退去。“这家伙的体力越来越好了,打了一个下午力气还这么大。”爆豪心想着,“不行,得快点解决他这种奇怪的状态。”
“什么,你说什么...”耳郎的声音从耳机那头传过来,“爆豪,那个人说只有真爱之吻能解心之诅咒,要去哪里找得你想办法了...”然后耳郎就逃避似的迅速挂了。
“真爱之吻...那只有一个办法了...”稍稍降低了点后退的速度,看着逐渐接近自己的绿谷,脑中不断试想着可行的方法。
“把小胜还回来,还给我!”绿谷呐喊道,不断的接近着爆豪。
“笨蛋,我是不会把爆豪还给你的!”爆豪趁着这点时间想到了一个方法,在一棵树后折返迎向绿谷。
“不!小胜是我的,我决不允许...我不会再看着他被夺走了!”看着绿谷接近自己的样子,心中有些小感动,在躲开了绿谷一个来自右侧的大动作后,捉住了他的右腕全力摧动自己的左手将绿谷压在了地上。
“混帐呆子,长了个这么大的眼睛就看清楚自己丢了什么啊!”然后顺势吻了上去。
无神失焦的眼神重新恢复神采花了0.1秒,确认嘴中的异物感花了1秒,认清眼前是谁,然后抱住他不让他逃走花了2秒,最后花了10秒深吻,最后泪水从绿谷的眼中流了出来。
“好可怕哦1551,刚刚的我不知道怎么,好像...失去了小胜你一般,好难过哦,情绪也失控了...”一边趴在爆豪的身上,一边眼泪超多(非个性)的迅速把爆豪的衣服弄湿,一边这样说着的绿谷被爆豪嫌弃地象征性地推了两下无果后无奈地抱在怀中。
“混蛋臭久,老子和你打了一个下午累死了,别在发神经了,敌人们肯定也是因为打不过我才让你这样的人来找我的茬,不过是一些臭杂碎,有什么好怕的?”爆豪说完稍微停顿了一下,“别...别哭了,我最不喜欢你哭了...”似乎有点难为情。
听到爆豪这么说到,绿谷稍微平复了心情。
“这里...呐,小胜,你还记得这里吗?”止住哭泣的绿谷看了看四周,然后思考了一下说到,“这里呐,在小胜刚觉醒出个性时,我们两个人来过这里啊。”
“那时候我哭了,你带着我走了一个下午,分明就是在逞强。”
“最后你和我都哭了,结果在一个地方休息的时候你竟然睡着了。”
“小胜,你在听吗...竟然睡着了”绿谷一脸难以置信的说到。“和以前一样呢。”于是换做绿谷抱着爆豪,挪到了一颗大树脚下,然后把爆豪的头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又把衣服取来披在爆豪身上。
就这样,夜晚如期而至,吹着微凉的风,看着和以前一样的星空,绿谷想到,这一切都不同了,自己拥有了个性,小胜就在他的腿上躺着,成为英雄己是过去式,一切都那么好,就算像今天一样就算有什么事发生了,小胜也会帮他。
“只要我们在一起...”绿谷喃喃自语,“就...”
“就怎么样...”从腿上传来声音,不知什么时候起,爆豪醒了过来。
绿谷忙伸手去扶他,想帮他坐起来,“不要动了,这样挺舒服的。”爆豪一反常态,躺在他腿上稳如泰山。
“继续说啊,就怎么样了?”爆豪摧促到。
“分明是你打断的...”绿谷心想,然后说:“只要我们在一起,就能应对一切挑战。”
“笨蛋笨久,只要我一人就够了,我会替你挡下一切问...”话还没说完,就被另一张嘴堵住了嘴,今人窒息的深吻打断了爆豪的回话,在结束后也久久不能平复。
“你又在逞强了,我希望你也能依赖我,而不是硬扛着。”绿谷说到,摧促着爆豪回应。
“嗯...”爆豪回到,又沉默了一会,从绿谷的腿上爬了起来,轻声的说到:“我还想要...你...吻我...”
说不上来是不是正面的回应,却又岔开了话题,还容不得人拒绝,爆豪说不定非常卑鄙也不一定,但却正是卑鄙的人才能顺从欲望活着。在舌头缠绵的时候,爆豪手也不停的,撩拨着绿谷的理性。既使是嘴唇分开了后,爆豪也不断地亲吻着他,亲吻着他的脖子,吮吸已经干掉的汗液;亲吻他的腋下,闻着他散发出的汗味,亲吻他的肚脐,亲吻他的小腹。
“不要,这太脏了。”绿谷看爆豪一路向下,目标明确,一时有些慌了,一身的汗味做这种事,他怕爆豪脏了身子。
爆豪摇了摇头,说:“只要你不嫌弃我...”后半句却没说出口,便伸手脱去了绿谷的裤子,一口含住了绿谷的东西。
感受着爆豪的舌头,感受着爆豪柔软的口腔,感受爆豪小心翼翼地不让牙齿碰到那东西,时不时似乎达到的口腔的最深处,绿谷的理智早已飞上云霄。
“要了我。”爆豪停了动作后说到。
回应他的又是一记令人窒息的深吻,绿谷的舌头在爆豪的嘴里四处乱窜,加上嘴中重重地吮吸,似乎再用点力气拥抱,爆豪就会融进他的身子里去。
“我爱你。”绿谷说到。不知从什么时候就已经不见了衣服,浑身赤露的爆豪,拉着绿谷布有伤痕的手伸向自己的后庭。在捱过一阵异物感后,绿谷主动凑了过来,将那东西顶入了爆豪的后庭。就这样一深一浅过了不知道多久,在夏日晚风之中,密布星空之下,他们同时到了未曾到过的高峰。
“那天,在小胜睡着之后,我看到了流星。”绿谷稍停了喘息说到。
“那你有许下什么愿望吗?”爆豪问道
“许了什么愿望无所谓了,因为重要的已经在我手中了。”绿谷答到,攥着爆豪的手,紧紧地。
这时星空突然掉了一滴泪珠,像是在呼应二十年前的那个夏天,一个小男孩许下了永不分离的愿望,而流星又太快了,容不得他许更多愿望。那么现在这颗流星又让谁许下了什么愿望呢?一定能够实现吧。
(Fin.)

采访环节
不愿透露姓名的耳○:真爱之吻这种东西,不戳破对谁都好。
三茶:今天早晨处理罪犯的警察是我,结果你知道什么?爆心地竟然叫我“喵喵警官”,两次,他怎么还不掉粉?(是咔黑)
星空:我好累啊,我真的不想再掉星星了,而且我也不能实现别人的愿望...
轰:嗯?

废话:
今天画的画真事大失败,连续删改五次都在上传后第一时间被屏蔽了,太丧了
但出胜女孩永不认输,把之前想写给出久生贺的无车废文拿来改了之后强行加了学前车车在里面,来挑战一些莫明奇妙就把人手脚束缚住的一些规则。
三茶警事在作品里有复数次的登场记录,那个猫警察就是叫三茶。本来是在正文中提及的,但废话太多删去了(三茶:你竟然不删爆心地删我?)(给我闭嘴)

话说出胜的流量真的越来越多了,六月初五月末的废图都有8000+的浏览量,现在的一百多热点的图才2000+说明现在出胜tag的发博量四倍不止,有点小感慨,是好事,天天都能吃饱。

我被LOFTER嫌弃了,刚解屏的图,改了个字又锁了

今天的我要哭了,这个刚过审,我下午就想传的
P1P2
护士:医生,医生,振作点,你怎么了
绿谷:我可能坠入爱河了(Doki)

医生久对咔酱的盛世美颜惊得一见倾心,然后手忙脚乱的故事

爆豪:千万别去雄英附属医院,那里医生有病(大声逼逼)
绿谷:咔酱,我今天早退来见你了,我们交往吧!!
爆豪:Guna!

P3
灵感来源,及我在lof上吃到好吃的出胜粮的状态
P4
我今天的状态,其际上要好很多,今吃一口粮,胜过十年药

p.s:盛世美颜我是弄不出来了,摹了这么久连个头发都画不出来丢人,眼晴贼难看
照例的黑白滤镜+对比曝光+sketchbook填字,折摺透视是什么能吃吗()
本来还有一p表情包算了算了

终于解屏了,我整理一下重发
哭了

又被屏蔽了

放一个预告(给自己看)
立下明天下午画好的flag(咕,我一定准时.jpg)
医生久给咔看病的时候一见钟情,手忙脚乱的故事2P(大纲),动作面貌参照92 96 97 98话
放飞自我的草稿
久哥领带真提莫搞不懂啊
想画一个眼晴贼鸡儿撩的咔,怕是眼高手残
阴影,透视不能吃
走了(海报:生男生女都一样(bu)

诶,我和你讲这瓜超甜的.jpg
诶,我和你讲这出胜超甜的.jpg
这爆豪(绿谷)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jpg(划掉)

lof上个个都是人才,画又画的好,粮又超甜,我超喜欢这里的.avi

无参照就是什么都崩的厉害...
当表情包看看行了()

*修改了没有鼻子的问题

「出胜」回应愿望的尘埃

OOC,本文是我上一个画的文字版本,补充开头与各类设定(其实并不重要),文章不长,末尾的废话倒不短(bushi)
—正文线—
空气中飘浮的一个个小小的像灰尘般的毛球,在空中随意的运动着。一阵风刮来,小小尘埃虽然有的被吹走了,却也有新的尘埃飞过来。
从懂事起,爆豪的眼中就能看到这些小小的埃土,这其实是存于世界的小小精灵,只有极少数受这个世界喜爱的异于常人的孩子才能拥有看见精灵的能力。这些精灵只会顺从本能靠近吸引他们的人,也许距离一远就会失去这种联系,因为精灵们只是玄幻的存在,并没有生命。
然而小小的精灵若是能回应他人的愿望就能被赋予生命,然后汲取愿望的力量不断成长,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生灵,以愿望为骨肉,与他人的羁绊为灵魂。
从某一天起,爆豪发现了不知什么时候,有一颗绿色的精灵来到了他的身边,这精灵像是仲夏的绿叶,在被初春染成一片嫩绿的世界里有点显眼却又很容易忽略掉。
“你会离开我吗?”爆豪小声的问到。小精灵在微风的吹拂下摇晃了一下,似乎在否定他的问话。
天赋异于常人,被世界喜爱着,却不受常人待见,小爆豪的心其实非常孤独,他期望友爱,渴望被关怀。他也知道,绿色的小精灵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离开他,午后的一阵东南季风可能就会带走这颗不起眼的尘埃,但是,“要是能和你们这些小东西说说话就好了......”他在心中默念出了自己希望得到陪伴的愿望。
本来这种小小的精灵因为太过渺小而无法满足什么大愿望,本该是这样的,但如果仅仅只是让一颗孤独的心得到回应...
突然眼前一闪,毛球状的精灵有了形体,强烈念想铸成了这样一个只有五六厘米不到,扑楞着翅膀的小精灵。
“我叫出久,回应你强烈的愿望而变成的真正的小精灵。你的所有愿望我都会尽力去实现。”自称是出久的小精灵这样说到。
“你才多大一点,能实现什么愿望?”惊讶之余,爆豪没有多想,先笑他一通,这个小小的自称精灵,肯定什么也做不到。
“可是小胜不是想和我说说话,让我成为你的朋友吗?”出久是感受到了他的愿望才诞生出来的,对爆豪的心思非常了解。
“我...我才没有想要一个你这样的朋友呢!”爆豪哼了一下,平常的时候,父母以外的所有人都不了解他,如此知他心意的生灵他第一次碰到,不由感到一阵烦躁。
“像你这样的精灵肯定什么也做不到(何もできない),叫你废久(デク)好了!”“欸~怎么这样~”出久抱怨着。
虽然现在是表现的不屑一顾,但爆豪孤独的童年在四岁这年的初春结束了。
(End)

以下是废话
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童年时期受幻觉影响,感觉自己身处一个被圆点包围的世界,这种圆点被她加诸在对自己的服装设计中,最后成为了服装设计圈的常客——波点(Polka Dot)
童年的幻视幻听无疑让草间弥生饱受折磨,却也使她成为了超现实主义与抽象主义的大师。
本来画的时候只是想没有出久的咔酱怕是会有一点点孤独,自然而然的照着心中所想完成了绘制,之后再用这篇文补充图画里极少的设定、情感,却被草间弥生的即视感击中了。
所以没有出久的咔酱,在无法被人理解的世界一个人前行,要是没有遇见出久估计也可能会踏上草间弥生的路,在密布浓雾的狭窄的人生路上摸着崖壁的边缘不让自己坠落。
别人会夸他,会羡慕他,却可能不会了解他,所以骂他,烦他。而出久懂他,所以我才吃出胜。

废话太多招人烦了,走了
想打出つづく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续篇...